•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
  • 热烈祝贺梵净山成功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 民族团结促和谐 长治久安谋发展
  • 关爱贫困人群 扶贫你我同行
  • 中央环保督查贵州进行时
首页 新闻 本市要闻

中央环保督察打“板子”立行立改担“担子”

——碧江区芦家洞环境整治现场速写

2017-05-13 11:49
投稿:trwz001@126.com  打印

三天三夜,72小时。芦家洞上演了一场环境整治大会战。

72小时压力传导!72小时责任担当!72小时整改见效!

三天时间里,碧江区灯塔办事处干部职工始终坚守岗位、齐心协力、连续作战,按照上级交办的整改事项,以“立行立改”的实际行动,迅速办结中央环保督察组交办的群众环境保护信访案件。在这次环保整治大会战中,涌现出一批感人的事迹,一线工作人员用忠诚担当交上一份满意的责任答卷。

芦家洞炭窑拆除现场_调整大小

芦家洞炭窑拆除现场

压力传导 全员参与大会战

5月6日,灯塔办事处接到中央环保督察组转办的群众投诉案件,根据群众举报,该辖区芦家洞活性炭厂废气排放及多家养猪场污水排放严重超标。

随即,市委书记陈昌旭,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碧江区委书记陈代文等市区领导亲临芦家洞督查指导搬迁拆除工作,陈代文要求在3日内必须完成养殖户生猪转移及炭窑封停。

灯塔办事处立即召开紧急会议,采取“领导带头、全员参战,迅速调查核实”的作战方针,明确分工、包点包户、全力配合,按照依规依法、实事求是的原则,聚力攻坚,办事处全体干部职工进村入户开展摸底核查,芦家洞电站附近有5家养殖场,660头生猪,1家活性炭厂。当日便对5家养殖场及活性炭厂下达整改通知。

“三天三夜72小时”,就是留给灯塔办事处办结转办案件及环境突出问题的整改期限。办事处全体职工深感时间紧迫、责任重大,一刻也不敢懈怠。他们卯足了劲,迅速投入整改会战。

安丽娜:困了睡纸壳,险遭“蛇吻”

断水、断电,一台铲车、两台挖机、三台川路车、上百号人……芦家洞所有养殖场和炭厂搬迁拆除快速推进。

位于锦江河畔的这座活性炭厂,坐落于高山绿树之间,这里山清水秀、环境清幽。两座年久失修的民居矗立在厂房左右,周围杂草丛生,一到夜深人静,便显得格外寂静。

5月10日晚十时左右,安丽娜加了一件御寒的外衣,丝毫不敢怠慢,始终奔波辗转于芦家洞各个整治点,她的手电筒刚刚换上了一对新电池,在众多微弱的手电光中,安丽娜的背影显得很弱小。她指挥着各组队员安全有序开展拆除工作,并提醒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

连续作战、高强度、高压力的工作让安丽娜感觉有些疲惫,她就着一张废纸壳靠在炭厂的木屑堆边小憩了十几分钟,当她起身与打着手电筒还在清淤的干部职工们再度奋战时,谁也未曾想到在安丽娜靠着小憩的那张废纸壳下,居然盘踞着一条头部呈三角形的毒蛇。

“安书记起身与其他干部一起清理废弃垃圾,我们正打算把她刚刚靠着休息的木屑铲到垃圾车上运走时,便发现了这条毒蛇。”一名干部这样描述。

据当时在场的干部回忆,那时已近凌晨,炭厂内没有电,黑漆漆的一片,只能靠着微弱的手电筒光才能看清地上的情况,当这条蜷缩成团的蛇被现场的干部职工打死后才看清那是一条一米多长的剧毒蛇。

在场的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有惊无险,不仅仅是安书记,很多同事到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怕。如今想起,工作队员们仍然心有余悸。

事后,安丽娜想起此事也有些后怕,她说:“忙起工作来了,也没注意这么多噢。”

在芦家洞环境整治中,办事处政协联络组组长张吉青、计生协会副会长黎峰,这两位四十多岁的老干部,因为整治现场光线暗淡,先后被养殖厂地面木板上的锈铁钉子刺穿了皮鞋,钉子深深扎进了脚底,直到脚板麻木过后疼痛才发现踩到了钉子。

简单包扎后,他们还是忍着伤痛,冒着感染破伤风的危险一直与其他队员奋战到天明,直至把养殖场搬迁后余留下的杂物清理完毕才去医院治疗。

杨有昌:忙于工作无暇婚事

“杨主任,你还没请假?”这是近日以来灯塔办事处干部看到杨有昌问得最多的一句话。

“他结婚的衣服、鞋子,包括寄送给亲朋的请柬都还没来得及去准备。”据灯塔办事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杨有昌是办事处的一名年轻干部,他的婚期就在这两天。但是由于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杨有昌至今还没有请假,始终与办事处全体干部职工工作奋战在环境整治现场。

为了尽快完成儿子的婚事,杨有昌的父母早早地从乡下老家来到了城里,总是催着要跟儿子见面,商量商量婚礼的筹备事宜。但是,每当杨有昌深夜回家时,两老都已经熟睡;等早上两老起床时,杨有昌却已离开了家。

“婚礼其实就是个形式,简单点很好,相信我的父母和未婚妻一定会理解和支持我。”杨有昌说。

周彪:妻子住院不能陪护

芦家洞整治点属于灯塔办事处龙田社区辖区,村干部周彪是龙田社区主任。

“周主任一直没有告诉大家他的妻子因车祸受伤住院这件事。我们都是听他们邻居说的才晓得。”灯塔办事处干部杨玲说。

周彪撇下车祸中重伤骨折躺在医院的妻子,与办事处全体干部职工坚守在污染整治点,对于家中的困难绝口不提。

在周彪看来,无论任何特殊情况,这个工作他本人绝对不能置身事外,所以他一直在现场。他每天也是早出晚归,有时甚至还是通宵达旦工作在芦家洞整治点。

“我们只是做了我们该做的。”衣裤沾上了污泥和粪水,周彪显得很淡定。

工作队员:真情融化拆迁户

芦家洞养殖户全部是外县人,他们租赁的圈舍却是本地村民所建。工作队一进场就吃了闭门羹。为了啃下这块“硬骨头”,工作组兵分两路与养殖户和圈舍主人磨嘴皮。

养殖大户田跃贵家的养殖场母猪刚刚产下26头猪仔,正是需要人员护理和技术支持的时候,尽管田跃贵不给脸色,但工作队还是热情帮助他忙前忙后,主动请来农技人员帮助护理,并送来保温箱等,同时派出一组队员外出代为寻找新的养殖场。

看着干部们为他忙前忙后,田跃贵慢慢打开了话匣子。工作队见缝插针,耐心劝说田跃贵整改搬迁,可田跃贵心里顾虑着搬迁对猪仔的影响,拒绝搬迁,第一天劝说未果。

初夏,雨后,夜晚。锦江河旁的乡村山野,浓雾弥漫、湿气回升。工作队员就地吃过简单的盒饭后已是深夜,几个值班的队员便呆在面包车内,彻夜守在田跃贵家养殖场门口。

天一亮,田跃贵起床打理圈舍,队员们又振作精神前去搭讪帮忙,根据政策与他签订生猪补助合同,承诺为他找到合适的正规的标准化生猪养殖场,并联系运输车辆。

8日晚,真挚的帮扶慢慢融化了横埂在田跃贵心中的那一道心墙,看着干部们费心尽力地寻找搬迁猪场,田跃贵终于说了一个字“搬”。

“以前没有环保意识,不知道养殖场建在水源地对水质的污染,现在我们也渐渐明白了这个厉害关系。”面对环境整治,田跃贵从最初的抵触转变成了积极支持,其他养殖户也纷纷搬迁。

三天三夜,72小时。芦家洞养殖场和炭厂周边原废气污水排放超标得到彻底整改,山青水绿的芦家洞锦江河畔又恢复了她原本的端庄秀丽和清爽。(张伟华 何玉琳)

责任编辑:张人文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