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震区 那些与悲伤同行的温暖力量
  •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
  • 热烈祝贺梵净山成功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 民族团结促和谐 长治久安谋发展
  • 关爱贫困人群 扶贫你我同行
  • 中央环保督查贵州进行时
首页 新闻 省内新闻

难忘震区 那些与悲伤同行的温暖力量

2019-06-26 13:36 来源:多彩贵州网
投稿:trwz001@126.com  打印

6月23日晚上,距宜宾市长宁县6.0级地震发生仅过去5天,仍有余震发生。5.4级余震,足以让微信里的人们活跃起来,被信息震醒后,我发了两个信息。

一个是给宜宾的朋友,“你们还好吗?”回复:“没事,又震了。”

一个发给了之前在长宁县采访的地震局专家徐老师,“会不会又有灾害?”回复:“还在监测。”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这几天的震区经历像放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地在脑海里“播放”。因为工作快节奏带动着神经紧张,每一幕都清晰无比。

  面对危险,坚强活着

四川省长宁县长宁镇南双河镇东门外有口“葡萄井”,因井内泉水涌动,如同一串串的葡萄而得名。据说,这里还流传着一个和诸葛亮有关的典故。

可这些都没有让葡萄井“火”起来,反而是因为6月18日,葡萄井在地震后泉水“突然”消失,而被人们广泛知晓。

6月18日清早,连夜冒雨驱车到达震中,本来已经困得不行。前一周,我因为膝盖磨损刚做了一个针刀手术,蜷了一晚的腿疼得让人发懵。按照跟车单位的统一安排,急着去具体的受灾点勘察,只是从葡萄井旁匆匆路过。

地震导致当地民居不同程度受损,有些人家的门变形锁不上了。因为不放心财物,他们结伴在家门口的空地上已经坐了一晚上。葡萄井附近有一个牌坊和凉亭,平时,这里应该也是当地群众聚会的地方。此刻也坐了不少人,只是他们和以往的境遇、心情大不一样。

葡萄村因葡萄井得名,也是受灾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此次地震中共有13人遇难,葡萄村就有4人。

葡萄村的马路边上,一栋两层楼的房屋垮塌得只剩下简单的框架,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格局。

房屋男主人叫秦永才,他说,家里人1死3伤。遇难的是他的大女儿秦容,今年才满18岁,“地震发生时她已经在一楼睡着了,根本来不及(跑),一哈(下)就垮了,二楼全部压在她身上,看都看不到人,弄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气了。”

父母和小儿子因为受伤住进了医院,地震发生时,妻子因为刚好出门而没有受伤。带着一身划伤的秦永才深知作为一家人顶梁柱的自己,这时更要“顶”住。

地震发生后,帐篷、折叠床、棉被等救灾物资迅速抵运灾区。秦永才一家不愿意到集中安置区,“就想在‘家’守着”,他们在旁边的空地上搭了个帐篷暂时住了下来。

“姑娘走了,太心疼了,18岁的大姑娘啊,但也没办法。”和秦永才交流时,我小心翼翼,害怕触发到他悲伤的神经。可是,却感觉他的语气异样的平静,或许,悲伤到了极致的时候,根本哭不出来吧。“能咋办?日子还要过,房子垮了就重修,活着的人还要好好地活。”

在震区,经常能看到有灾民在残破的房屋前驻足,眼神里面有悲伤,也有坚定,身影显得有些孤独,也格外坚强。

“日子再苦再难也要继续,只要活着,比什么都强。”是救灾期间在震区听到的最多的话。

 面对难关,不分你我

见到曾大姐,是在双河镇笔架村的泥泞小路上。看到身着队服的救援队,她没有多问,便主动地走上前,带着我们挨家挨户查看灾情。她是这个村民组的组长,对每家情况都很了解。沿途遇见村民,她都说:“你家领到喝的水没得,没得去我家拿,我放在外面的,你们直接拿。”

地震发生后,各个部门联动,除了重灾区的救援,像笔架村这样比较偏僻的受灾地区也有来自各方的队伍进进出出,有负责灾情分析的,有检查人员受伤情况的,也有前来检查并及时排除滑坡等灾害险情的……

曾大姐似乎不太能理解每只队伍的分工,但是只要有人来,她就带着人家走村串户,生怕漏掉任何一户。

6月的四川有些闷热,村民组散落在山里,每户之间离得不近。一趟走下来,我们已经双腿发软,浑身大汗。

地震以来,曾大姐就这样,每天往返在自己的村民组,接应救援队伍的同时也随时关注哪家需要帮助。一天要走上十几趟。

乡村较偏,客观上来说无法像县城和镇里那样快速地得到救助,及时领取到物资。但是村民发起的自助,驱散了地震带来的恐惧。

年轻男子们组成的民兵队在村里搜寻,为需要帮助的老年人提供帮助。尽管他们对于专业的救灾帐篷不太熟悉,四五个人顶着大太阳,花了两个多小时才能完成一顶帐篷的搭建。遇到进村的救援队,民兵们急忙拉着队员取经,检查搭好的帐篷。

长宁县长宁镇在此次地震中受灾较轻。当地的长宁县城北小学附近有家小便利店,地震以来,店门口时不时地会驶来两辆小面包车。两三天的时间,这两辆车把便利店里的东西几乎搬走了一半。“都运到灾区去了。”店主说。

长宁县富兴乡合家村地震发生后,多处发生山体滑坡。一位民兵大哥为了随时监测险情,几天都没回家了。 “远水救不了近火,不能光坐着等外头的人来帮我们,能自己做的肯定要自己做!”

震后余震不断,山里的村民们就近,几户人家聚集在一起,睡觉也是轮着睡。村民说,他们一般都是让女性晚上睡,“男的白天睡,晚上值班要累点。”

平时的邻里乡亲,灾难发生后,大家组成了一个“大家”,生活物资全部堆放在一起,“这个时候哪个还分你家我家哦!”

  面对救助,心怀感恩

贵州蓝天救援队队员张可的手机里面存着一段短视频,尽管不太清晰,但是他仍然忍不住拿给我看。

视频是在18日凌晨拍的。那天他们从贵州遵义连夜冒雨开车前往震中,刚进四川境内,沿路的交警们自发地对着救援车辆立正敬礼。

“我也不是第一次参加救援,但是看到他们对着我们行礼,还是非常感动。”张可说。

6月18日,最后一名地震遇难者被救援队从废墟里抬出来。参加救援的蓝天救援队队员列队默哀后,一名当地群众走过来,拍了拍一位救援队员的肩膀,轻轻地说了一声“谢谢”。这位群众和遇难者非亲非故。

在双河镇一个家电维修店,老板帮救援队修好了故障的发电机,坚决不收钱。而他身后的店面已经几乎毁掉了,损失严重。

在梅硐镇一个小面馆,中午时间路过此地的救援队终于吃上了两三天以来方便面之外的主食。“确实店里也没什么了,不嫌弃的话,全部舀给你吧。”女老板一边抱歉,一边把锅里最后一点炖好的肉全部倒进了救援队队员的碗里。

地震发生后,武警官兵、公安干警、消防员、医护人员、民间救援队、地震专家、社工、志愿者等陆续有序地赶到双河镇。“看到他们来了,我们也就安心了。”各方力量的帮助让震区人民倍感温暖。

贵州蓝天救援队是一只专业的志愿者救援队伍。队长王毅说,有人说他们在一次次救援中给受灾群众带来了感动,其实,受助者对他们的感恩,也给他们带来了无数的感动。

此次地震中,宜宾多个寄宿制学校的学生通过有效疏散,都没有造成人员伤亡。集中安置点上,因灾停课的孩子们和志愿者在做游戏。虽然学校暂时还不能复课,但是当地承诺将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复学复课,孩子们也盼着能早点回归校园。

之前因地震干涸了的葡萄井又开始蓄水了。一位老人说,“还以为它不会再有水了,没想到又有了。我们的生活肯定也会重新好起来的。”经历了苦难后,当地群众对于生活的热情仍然高涨。

有人说,面对大自然时,人无比地渺小,特别是地震这种“天灾”,人类简直毫无还手之力。

但是,在震区,勇敢、互助、感恩,这些与悲伤同行的温暖力量,让人类因爱而伟大。(吴蔚)

责任编辑:刘锐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