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日记
  • 一区五地
首页 新闻 社会写真

战“疫”日记

2020-02-18 15:48 来源:铜仁网
投稿:trwz001@126.com  打印

战“疫”日记——朱芳的日记

1月29日(古历正月初五)  星期三   阴

邵家桥镇志愿者朱芳加班整理资料1

和往常一样,起床先刷刷微博,再看看微信消息群,了解一下大家的动态。全镇干部都在全力开展疫情防控工作,有的连午饭都没有时间吃。我想我也应该去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一想法瞬间闪现便挥之不去。我便赶紧找我姐夫送我到政府,到岗后我按照综治办工作岗位要求收集全镇各村(社区)卡口卡点设置情况、流动人员出行情况、统计上报疫情防控相关数据。有镇里面的干部问我“朱芳,你怎么来上班了,志愿者都没来嘛,你来干嘛。”一年过年就那么几天,能在家休息当然好,但作为一名西部计划志愿者,我始终记得在志愿者服务基层项目培训班出征仪式上我们的口号“到西部去,到基层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比起那些不顾一切奋战在疫情一线的工作人员,我做的只是到岗到位按时开展工作。(何玮)

战“疫”日记——张松的日记

2月6日(古历正月十三)  星期四   阴

邵家桥镇市监站负责人张松市场巡查1

早上六点半,我急忙洗个脸,跑到街上去,看看情况。邵家桥逢三、八赶集,我心里担心极少部分老百姓不听招呼,硬要来赶场。

来到街道,几家超市正在打扫卫生、消毒、清理,作开门营业的准备。我走了商业街、农贸市场,看见除超市、药店、婴儿用品店外,其它的商家都主动关起的。到了农贸市场,我看见这里干净整洁、空无一人,心里踏实多了。

随后,我到街道进出口,看看是否有人来赶集,卡点值班人员正在坚守岗位、值班值守,正在对一个老人家进行劝返。我问了情况,原来是老人家想去买菜,买点东西。我和安监站任利浪、值班人员对老人家进行疫情防控科普知识进行宣传,请老人家理解理解。当时,我们几个,把他的菜买了,劝他回家。老人家说,现在这个是困难,大家都要支持。

我心里在想,是啊!只有我们每一个人都遵守了,用自己的行动支持国家、社会,我们才会更快地战胜这场疫情。(徐正兰)

战“疫”日记——徐臣的日记

1月28日(古历正月初三)  星期二   阴

珠池坝村驻村干部徐臣深夜汇总数据1

凌晨一点半,正在梦香中,电话突然响起。“怕要耽搁哈,马上核实一下涉及你们村这个涉湖人员相关信息,在明早八点之前就要报送省厅。”片区联系领导语气焦急的说道。

这么晚了,还打电话给我,我便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挂了电话之后马上拨通了田支书电话,告诉他这件事要马上处理,这边先准备一下,我马上开车赶村里。

随后,我便与家人商量“我们现在怕是要回思南咯,我所驻的村大数据比对有一个‘涉湖重点人群’,需马上对该人进行信息核实上报,这么晚了都在要求核实,不在村里我担心不能准时上报,影响大家进度。”看到我坚定的表情,家人同意了。

收拾好物品上车准备出发时刚好凌晨两点,来不及休息一会儿,趁路上车少,连夜赶往邵家桥。两小时后,到了思南,大家都睡着了,只有我和哥哥还清醒着。“到了,下车拿东西了,兄弟还要回村去嘞!”哥哥连忙叫醒大家,生怕耽误了我的时间。

凌晨三点半,终于到达目的地了,来不及休息,连忙准备调查资料,天刚蒙蒙亮,就和田支书上“他家”了解详细信息,赶在八点半前上交了资料。(徐正兰)

战“疫”日记——王芝雄的日记

1月21日(古历腊月二十七)  星期二   阴

王家寨村村医王芝雄入户测量体温1

今早,还在睡梦中,突然一个电话把我惊醒,模糊间听到开会,非常紧急,马上起来穿好衣服,简单洗了把脸,就骑着摩托车往卫生院去了。

“现在事态紧急,我们卫生院的同志和各位村医们要切实但好责任,冲锋在前,做好基层一线工作。”徐江兵院长在会上满脸焦急的说到。会后,我立马赶回村里和村支两委商量后开始进村入户一家家排查,监测体温,做好登记,每到一户都要跟他们讲疫情防控该注意哪些。看到大家都笑脸相迎,很是支持工作,就连七八十岁的老人都知道尽量不出门,也不到别家去,我就放心多了。

老伴一天就念叨“也不差你一个人,膝关节炎、裸关节肿胀,去也做不了什么”,她晓得个哪样,膝盖疼,忍忍就过了,这是大事,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起码本村的人安稳点。

今天没有一人体温异常,明天还是要继续入户好好排查、测量体温和宣讲防控知识,有几个娃娃家不听话得很,明天再去好好叮嘱哈。(何玮)

战“疫”日记——谯一鸣的日记

2月8日(古历正月十五)  星期六   阴

全江村第一书记谯一鸣入户宣传1

庚子鼠年,初月十五,闹元宵,天渐明,糟糠来电说,她及小儿不甚风寒身体欠佳,小儿口粮、用品告急,已晓勿忧,山人自有妙计。

想想离家已去13天,当初没有解释,也没有辞别,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我要去上班了。期间也未曾关心,以为她们都安然无恙,这十多天里,我几乎像消失了一样,扑在排查、宣传等工作上,忘了我还有个家,还有别样的称谓,丈夫、父亲,想象她们现在是怎样。呆卧半时,起床的钟声打破了宁静,不容多想,眼前之事未果,我仍须前行。

傍晚5时,回到村里,静坐稍许,突然想起,还未曾回信,电话拨通,告知再坚持几天,等形势转好,我便送达。

夜深11时,卧床。反思此行之果,身兼数员力战“疫”,偶感风寒亦提着音响不断穿梭乡间小路,不厌其烦上门宣传,番来复去排查返乡人,目不转睛顶着重点人,一丝不苟值班值守等等。我们不辞辛劳,日旰不食,全力抗“疫”,换全江一世平安,助力全国战“疫”全胜。自古忠孝两难全,告诫自己,未尽之事,定当铭记于心。(徐正兰)

责任编辑:张丹妮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